棋牌代理招募
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7017k小說網 > 首席御醫

第一八零章 玄醫

首席御醫 | 作者:銀河九天 | 更新時間:2015-07-03 16:42:32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我要報錯】【 推薦本書
推薦閱讀: 龍王殿伏天氏滄元圖元尊修羅武神逆天邪神逍遙兵王九星毒奶劍來全球高武
  第一八零章玄醫

  離開車行,晏容帶自己老爹去了劉老三的飯館。

  劉老三的飯館現在換了地方,也大了很多,不過位子反而不夠用了,前來南云縣旅游的游客,都喜歡來他這里吃飯,完了順便帶走一點臘肉。

  兩人來的時候,里面坐滿了吃飯的客人,店外面還有十幾個排隊等著買臘肉的游客,晏容跟著曾毅來吃過幾次,跟劉老三算是比較熟的,劉老三早早就給他留了位子,很熱情地招呼晏容坐下,然后就把好菜端了上來。

  晏治道此時已經明白過來,晏容帶自己看這些,怕不是一時興起,他嘗了一塊切豬臉,道:“南云縣的發展速度,真是讓人羨慕!不過就眼下來說,她還是無法支撐起一所高等專業醫學院的軟硬件需求,市里作出這個決策,也是充分考慮了兩地的客觀條件。”

  晏容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道:“你跟我說這些沒用,我的任務,就是帶你看看南云縣的現狀,你看完了,我的任務就完成了。現在是女兒請老爹吃飯,跟工作無關。”

  “這個康德來……”晏治道無奈地搖了搖頭,不用想,他都知道是康德來做了自己閨女的工作。

  “其實,我覺得你們都是一廂情愿!”晏容看著自己的老爹,道:“這所醫學院最后建在哪里,市里說了不算,縣里說了也不算!”

  晏治道就夾起一片炒臘肉,放進女兒的碗里,笑道:“兩級政府說了都不算,那誰說了算啊?”

  “我們局長!”晏容跟自己父親講話,也就沒有任何彎彎繞。

  晏治道就呵呵笑了兩聲,這倒是一大奇聞啊,市長說了都不算,招商局局長反而說了算。

  晏容嘗了一口飯,道:“在我看來,市里讓你來做康德來的工作,根本就是南轅北轍,要想這個學校留在龍山市,你還不如去做我們局長的工作。”

  晏治道只是笑著,心里卻有點訝異,女兒今天提到局長的次數太多了,好像在她眼里,縣長市長都是個擺設,這天底下最有能力的領導,就是她的局長了。這個情況很不正常,以前這丫頭眼高于頂,誰也放不進眼里的啊。

  對于晏容所說的,晏治道不相信,決定醫學院的歸屬是一件大事,有它的組織原則和流程在里面,就連市里都無法拍板決定,一個小小招商局長又怎么可能決定呢。

  看來女兒現在的想法有很大問題,她對那位曾局長的崇敬,已經超越了工作范疇和理性!

  晏治道眉頭微微沉了一下,自己得好好注意一下這個曾局長了,招商工作的性質決定了這人必然是能說會道,但他要是把能說會道用在迷惑自己女兒上,那就是找錯了對象,自己絕不會輕饒。

  曾毅此時正在方南國的家里,吃過晚飯,幾人坐在客廳里閑聊。

  方南國手里捧著茶杯,突然問道:“小曾,你到南云縣工作有多長時間了?”

  “大半年了!”曾毅說到。

  方南國微微頷首,他已經在考慮,要找個機會,再把曾毅從南云調回榮城來,不是說曾毅在南云干得不好,相反,曾毅在南云作出的成績,大大超乎了方南國的預期,所以他覺得當初把曾毅放下去磨練的意圖已經實現了,沒必要再讓曾毅待在南云縣了。再待下去,虎視眈眈的楚振邦就要把人給挖走了。

  馮玉琴看方南國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的打算了,道:“這次的醫學院項目,廳里打算讓曾毅你來負責。”

  曾毅有些意外,這件事怎么都輪不到自己來負責吧,一個縣中學校長的級別,都比自己高,更不要提一所專業的高等院校了。

  下午衛生廳的領導集體討論之后,都認為在南云縣建立醫學院的條件不存在,如果只是建立一所很普通的醫學院,廳里還可以勉強支持一下,但這次的機會對南江省來說同樣非常難得,廳里領導認為要建就要建一所超高水準的醫學院,要建成第二個“協和”、“湘雅”。

  所以最后廳里決定要爭取將這所醫學院建在榮城,曾毅現在頭疼的是,回去之后怎么跟康德來、將中岳解釋。

  按照曾毅心里的想法,他是想把這所醫學院建在南云縣的,這對南云縣的發展有極大的幫助。不過,他也很清楚,理想和現實之間卻是有很大的落差,以南云縣目前的情況,就算省里全力扶持,也很難創建一所超高水準的醫學院,單單就是如何吸引高水平的人才去南云,就是個讓人很頭疼的難題。

  但如果設在榮城的話,這個難度就降低了很多,所以,衛生廳的考慮還是比較符合現實的。

  曾毅就道:“這所新的醫學院,是西醫學校,我負責不合適吧!”

  “只是讓你負責前期的籌建工作!”馮玉琴笑著說到,“將來學院的管理工作,廳里會挑選合適的人來負責。”

  “你還真敢想啊!一個正科級干部,就想負責一所醫學院的管理工作,還是等你先當上縣長再說吧!”龍美心現在終于找到打擊曾毅的辦法了,那就是時刻把曾毅的級別拿出來曬一曬,提醒這小子不要囂張。

  曾毅知道馮玉琴是想讓自己回榮城,不過他現在已經適應了南云縣的生活,他覺得在下面無拘無束,更能讓自己發揮,便道:“這個項目太重大了,我怕我做不好,而且南云縣還有一大堆的事情,一時半會怕是無法交割出去。”

  “廳里做出這樣的安排,是有所考慮的,首先,你是廳里借調到基層的干部,為廳里分擔是應該的;其次,你在南云縣跟蹤過多個工程項目,有著豐富的經驗;再說了,經濟工作你都可以做的風風火火,現在建醫學院,跟你的專業還是有交集的,廳里相信你能做好這件事。”

  馮玉琴說完,拿起一個蘋果塞給龍美心,“美心,吃點水果,有利于消化。”

  “馮阿姨,這不一樣,招商工作性質非常簡單,就是拉投資,比較適合我這種笨人。”曾毅笑著。

  龍美心咬了一口蘋果,道:“難得啊,曾局長也會謙虛了。在南云縣,我看你都恨不得要去當縣長!

  “吃你的蘋果吧!”曾毅道,“操這么多心,也不怕噎著你!”

  “那個叫戴維的美國人,現在怎么樣?”馮玉琴話鋒一轉,她只是給曾毅先打個預防針,并沒有要求曾毅現在就回榮城,翟老還在南云,這才是頭疼大事。

  “已經用了藥,明天應該會有好轉!”曾毅說著。

  馮玉琴突然問道:“是你的那個師兄,在負責治療上的事吧!”

  曾毅的眉毛就抖動了一下,心道馮玉琴這是打算讓師兄來負責新建的醫學院嗎,否則怎么會提起師兄呢。這是在給自己許好處,逼自己回榮城呢,不過這對于師兄來說,倒是個好機會啊,“是他在負責,不過戴維自己請了很多專家過來。”

  馮玉琴微微頷首,不再說話,而是拿起一顆桔子,剝了皮之后遞給方南國,“老方,吃點水果。”

  曾毅和龍美心在方南國家里聊了一會,就起身告辭。

  “老方,你看我下午給你說的那件事……”馮玉琴看曾毅離開,就問到。

  方南國下午聽馮玉琴說的時候,也是有些驚訝,他沒想到曾毅會和龍美心攪在一塊,但晚上看兩人言談之間,確實是有那么一點意思,只是龍家身份特殊,說媒這種事還是要慎重,萬一點錯了鴛鴦譜,就不好收場了,他道:“先看看再說!”

  馮玉琴也明白其中的干系,但還是說道:“我看這兩個孩子挺般配的!”

  在重癥監護室外守了一宿,專家們也沒等到預料中的意外情況發生,中間就只有老專家進去病房,給戴維喂下了第二顆蠟丸。

  早上邵海波帶著人來查房,進來一看床頭電腦屏幕的顯示,臉上就露出了輕松的神色,道:“大家看,戴維先生已經退燒了!”

  專家們應都沒應一聲,半夜退燒的時候,他們就發現了,“雖然燒退了,但戴維先生還是沒能清醒過來,只有驗過血,才能知道感染的情況是否真的控制住了。”

  說完,就有護士上前,抽了半管血,拿去快速化驗了。

  邵海波又記錄了其他的檢查數據,血壓正常、心跳正常、呼吸正常,最后掀開被子一看,邵海波立刻道:“快拿干凈的紗布來,腿上帶毒的淋巴液滲了出來,要把紗布換一下。”

  老專家打開那個印有“悠然居”字號的罐子看了看,道:“紗布不能換,這樣會把敷在腿上的藥膏帶走,眼下罐子里剩下的藥只不到一成,不夠再敷一次的量了。”

  邵海波一皺眉,道:“那就再裹一層紗布,然后及時更換外層的紗布。”

  護士拿著紗布上前,給戴維的腿上又裹了幾層,不過很快就被里面滲出的黃明色液體打濕,連續換了三次紗布之后,滲出的淋巴液才被差不多吸干。

  “應該打開紗布看一看里面的情況!如果繼續潰爛的話,我們就要采取進一步的措施。”美國的專家皺了皺眉,眼下戴維的這條腿,看起來就像是剛從下水道里撈出來的,散發著怪味,還濕漉漉地滴滴答答著,他實在不相信這樣就能治好腿上的潰爛。

  邵海波就問到:“進一步的措施,是指截肢嗎?”

  美國的專家很生氣,道:“邵院長,你也是專業的醫學人員,你應該清楚腿部潰爛的最佳治療方案是什么。”

  邵海波道:“如果你能說服患者截肢的話,我不介意現在就去準備截肢手術。”

  戴維的私人助理此時也走進了病房,問道:“情況如何?”

  邵海波就拿出病歷,道:“各項生理指標,已經趨于正常,戴維先生也退燒了,可見感染的情況已經控制住了。”

  “現在就下這個結論還有點早!”養專家反對邵海波的結論,“必須驗血之后才能知道詳細的情況。”

  正說著,護士拿著化驗單走了進來,“邵院長,這是化驗結果!”

  邵海波接過來一看,頓時長舒一口氣,對那私人助理道:“恭喜,化驗結果顯示,戴維先生的感染情況已經消失,血液中殘余的蛇毒,也基本消失殆盡,不會再有任何生命危險了。”

  私人助理急忙問道,“這是否說明,戴維先生的腿已經保住了?”

  “至少情況不再惡化了,并且開始朝著好的方向在發展!”邵海波笑到。

  其他的專家卻是不信,昨天他們已經用盡了抗生素,甚至不惜使用一種藥性很危險的抗生素,都無法控制住感染的局面,結果吃了一顆黑乎乎的藥丸,感染就能消失嗎?

  他們接過化驗單,仔細查看之后,就集體沉默了,上面顯示血液中白細胞、血小板的數目都恢復了正常,再加上戴維退燒,一夜沒有惡化跡象發生,已經基本可以確認,危急戴維生命的感染狀態被控制住了。

  私人助理很高興,“太好了!我要這個好消息,立刻匯報給老戴維先生知道!”

  在場的專家全部無地自容,這么多頂尖的專家忙了好幾天,最后竟然還不如兩顆蠟丸,這真是個莫大的諷刺啊。

  中午吃午飯的點,戴維清醒了過來,他竟然感覺到了餓,讓助手去給自己準備適合的午餐。這一情況讓醫院的為放心,說明戴維的內臟也已經恢復了正常的機能。

  “戴維先生!”專家們上前問到,“能感覺到腿嗎,現在是一種什么感覺?”

  戴維也看不到自己的腿現在是什么情況,道:“我感覺腿上有很多的蟲子在爬來爬去。”

  老專家一聽,就立刻道:“覺得蟲子在骨頭上爬呢,還是在肉上?”

  戴維感覺了一會,道:“是在肉上!”

  老專家就知道這是有好轉了,他的眼光又瞥到了一旁的罐子上,心道回頭一定得找到這個悠然居,這藥太有效了!現在絕大多數的醫院,只會用血清和血液透析的辦法治療蛇毒,但血清又不屬于常備藥物,每年被耽擱的蛇咬傷患者不計其數,如果有這種藥的話,倒是可以替患者挽回很多痛苦,甚至是截肢的代價。

  接下來的時間,除了不能看到紗布里的情況,戴維再沒發生任何意外情況。到了第三天,專家們再次聚集在病房,準備看看拆掉紗布后的情況。

  拆紗布的工作,還是由老專家來負責,紗布沾上淋巴液之后,已經有些凝固,無法一層一層拆開,老專家小心翼翼地用剪刀一點點剪開,免得碰傷了里面的皮膚。

  當把紗布整個揭掉后,大家都驚呆了,戴維的腿已經完全消腫,恢復了正常的粗細,以前已經潰爛得不成樣子的肌肉,眼下也已經結上了厚厚的干痂,在這些干痂的周圍,能看到剛剛長出來的新肉。

  “不可思議!不可思議!”

  老專家由衷地贊了兩句,他也曾經治療過一些蛇咬傷后的潰爛病例,但像戴維這樣嚴重的,他自問也是束手無策,沒想到曾毅在短短三天內,就能達到這種治療效果,接下來就是隨便拉一個實習醫生過來,也能治好了。

  前幾天昏迷的時候,戴維都感覺自己可能永遠醒不過來了,沒想到現在自己不但醒了,腿也保住了,他喜出望外,就要從床上下來,道:“我走兩步看看!”

  邵海波急忙按住他,道:“現在剛有好轉,還不能劇烈活動,再養幾天吧!”

  戴維看著自己的腿,道:“腿還在我的身上,沒有比這種感覺更好的了!”

  私人助理站在一旁面無表情,心道要是把捐建醫院的事情告訴你,不知道你的感覺還會不會如此好。

  長寧山上,翟老散步散到了湯修權的小樓前,要找他下棋,結果看到湯修權正捧著一本《黃帝內經》在看,便道:“老秀才,你是熱動力的專家,怎么也看起這種書來了?”

  “沒事的時候,就研究研究!”湯修權趕緊請翟老坐下。

  “姓曾的小子,也是放著自己的中醫不做,跑去折騰什么西醫學校了。”翟老說著,“在我看,這都是不務正業,哈哈!”

  湯修權笑了笑,道:“我倒覺得曾毅做的沒有錯,西醫比較好培養,更符合現代社會的需要,如果能培養出一大批優秀的西醫,也是一件莫大的好事。”

  說起了這個,翟老就問道:“我有些不明白,為什么中醫就比西醫難培養。”

  湯修權放下手里的《黃帝內經》,道:“這是因為中西醫的理論體系不同,中醫是建立在玄學之上的一種醫術,而西醫是建立在科學上的。”

  翟老“唔”了一聲,等著湯修權的下文,他還是不明白。

  “舉個例子來說,比如我們每天看到太陽東升西落,便推出地球是在自西向東轉動,這就是玄學,它的結論是建立在推測之上的;而科學不是這樣的,科學重實證,它要經得起檢驗。”湯修權笑了笑,“中醫的診斷方法:望、聞、問、切,無一不是在推測,曾毅看人氣色,就知道人有什么病,這就是一種推斷的過程,至于正確與否,還要再去檢驗;而西醫剛好反過來,她會先去做一系列的化驗和檢查,證實了人體存著某種疾病,而不是去推測。”

  翟老就有點明白了,微微頷首,心道好像是這么一回事。

  下班之后,半個小時喝了1.5公升的熱水,總算有點好轉了,周末會加快更新RO!~!
首席御醫最新章節http://www.huuox.tw/shouxiyuyi/,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最后人類總裁大人,又又又吻我了校花總裁的特種兵王秦時江山美人歌網游之止戈三國神奇寶貝之精靈掌控者我在異界是個神隨身一個迷霧世界貞觀留學天團山村透視兵王
棋牌代理招募 68彩票送彩金 快乐十分任五中奖胆拖规则 棒球英豪 头条号推荐量一般多少 内蒙古快3实战走势图 极速赛计划app下载 龙王炮捕鱼 新时时彩二星组选 北京体育在线直播 扑克牌魔术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