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代理招募
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7017k小說網 > 不科學的養龍法

四十六章 敵在暗

不科學的養龍法 | 作者:紅胡子的貓 | 更新時間:2018-06-09 13:10:32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我要報錯】【 推薦本書
推薦閱讀: 龍王殿滄元圖伏天氏元尊修羅武神劍來逍遙兵王逆天邪神九星毒奶斗破蒼穹
  迪爾蘭多是在廚房吃晚飯的時候,聽到了霍姆被城主關起來的傳言。當時他已經和幾個熱情的廚娘處的很融洽,正在打賭自己能不能一口吞下十二個焦糖奶酪球。

  沒有任何人大聲的說著這個消息,竊竊私語在熟識的人之間如同微風吹起的落葉一樣卷過,然后夾雜著嘆息或者“我就知道”的眼神慢慢擴散。廚房和廚房隔壁的食堂正是這樣一個交換小道消息的絕佳場所。

  迪爾蘭多留下很少的注意力,繼續和廚娘們嬉笑著,把耳朵豎起來,認真的聽著隔著墻壁或者走廊偶爾飄過來的只言片語。最終他確認了兩個事實:一、霍姆帶著伯爵去的時候沒有看到尸體。二、城堡里面還有暗藏的敵人。

  費力的把塞得滿嘴的奶酪球咬碎咽下去,迪爾蘭多站起來,像剛剛完成屠龍英雄一樣夸張的致意,周圍的觀眾們發出熱烈掌聲和歡呼,為他一口氣吞掉了十四個奶酪球鼓掌。

  為了肯達騎士和馬丁騎士的“兩位特殊的朋友”準備的兩大盤烤肉也準備好了,迪爾蘭多輕松的端了起來,匆匆的告別了廚房里面的人。聲稱要回去服侍自己的主人,當然還帶著打賭勝利的獎品——一瓶不錯的玫瑰葡萄酒。

  一路上迪爾蘭多盡量保持著愉快的表情,但是內心之中卻焦急不已。所有人都認為霍姆編造了一個關于怪物的謊言,為了阻止他父親的婚禮,沒有任何人相信一點霍姆的話。他們都覺得,事情這樣發展是正常的,有些人甚至把這當作笑話來說。

  等他匆匆趕回肯達的房間,馬丁正好也在,兩個人就是那么閑聊著,等候仆人過來請他們去用餐。迪爾蘭多把兩大盤肉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然后開口說:“我們現在的麻煩大了!”

  肯達和馬丁看了看四周,考慮是不是能正常說話,迪爾蘭多一揮手說:“別管那些陰暗的監視蟲了,城堡里面已經發現了怨靈吞金蟲的繭還有受害者,而且那東西還附著在供水系統上,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經被感染了!”

  迪爾蘭多簡短的把他和霍姆在泵房看到的情景說了一下,并說明了霍姆的現狀。

  當提到霍姆被關押在天臺的時候,馬丁插了句嘴:“天臺?是不是城堡上面山體中的那個小缺口?只有一個繩梯可以通到的。”馬丁回來的時候,故意在城堡的周圍繞了幾圈,對于整個城堡和山峰都有了一個全面地了解。

  迪爾蘭多點頭說:“估計就那里吧……現在他被他愚蠢的老爹給禁閉了,無法接近。晚點天黑了,我想辦法去找他問問當時到底發生了什么。我們一離開地下管道,他就立刻去找伯爵了,而且瑞塞斯也檢查了泵房里面沒有監視蟲,為什么會走漏消息?”

  “殿下……要不我們干脆亮出身份,把他們統統拿下算了。然后施壓讓格魯德伯爵延期婚禮,全城檢查,如果敢反抗,就統統打趴下!”馬丁捏了捏自己的拳頭,發出噼噼啪啪的響聲。

  肯達搖搖頭,反駁了馬丁:“布蘭人對這里這么上心,肯定是有一個很大的圖謀,就算我們現在把他們全部抓捕關起來,但是我們還是無法了解他們的目的。我對吞金獸還有龍金的秘密很在意,如果不搞清楚,我總是不太放心。”

  說完,肯達把眼光投向了迪爾蘭多,迪爾蘭多下意識的摸著右邊的眉骨回答:“這也是我遲遲不肯動手的原因,我其實真的非常希望這場婚禮能夠進行下去,然后看看他們那幫人拿到戒指后到底想干嘛。但是如果這里所有人都有生命危險的話……”

  “即使無法知道真相,還會驚動他們背后的整個組織,我們也不得不馬上采取行動。我等等要去找法伊爾,問一下關于這種寄生蟲的傳播方式。等你們吃完飯回來,我再告訴你們下一步的計劃。”最后迪爾蘭多放下了手,做出了決定。

  正好這時,仆人輕輕的敲門,說伯爵請兩位騎士去共進晚餐。迪爾蘭多像個合格的侍從那樣為他們打開了門,恭送他們離開。

  一送走肯達和馬丁,迪爾蘭多就把瑞塞斯放了出來,把整個房間檢查了一遍。然后他才解開一只手的護手,用龍的魔力去召喚法伊爾。他三次點亮了龍血戒,法伊爾卻遲遲沒有現身。最后迪爾蘭多不得不加熱了那個小小的戒指,給法伊爾一點更加“顯著”的提醒。

  法師青著一張臉,在片刻后帶著大蓬的魔法煙霧出現在迪爾蘭多的面前。他用自己獨特的嘲諷腔調尖刻的問迪爾蘭多:“偉大的王子殿下,巨龍的契約者,我仁慈的半個主人!據我們的約定,似乎我們的小小冒險應該是在漆黑的深夜,而不是日光剛剛散去的傍晚!”

  法伊爾常年緊鎖著的高領法師袍此刻被粗魯的拉開了一點,那個發光發熱的戒指此刻被法師懸空拎著皮繩,免得在自己本就疤痕累累的胸口上燙出更多的紅印。

  迪爾蘭多沒有料到自己的意志竟然會讓戒指變得如此炙熱,趕忙為自己的魯莽而道歉。“對不起,實在是事態緊急,人命關天。沒想到會弄傷你……”

  法伊爾警惕的后退了一步,擋開迪爾蘭多想要檢查傷口的手,依舊沒有好氣的諷刺著:“既然人命關天,我們就趕快開始拯救圖蘭達人民的寶貴生命吧,區區一個布蘭人這么點小燙傷還不放在眼里。”

  迪爾蘭多被噎的無話可說,只好低聲的嘀咕:“我明明之前已經叫了你三次了……”

  法伊爾用一種對弱智或者小孩的說話的語氣說:“回稟尊貴的殿下,我當時正在生火做飯,為了不讓這片圖蘭達的國土受到火災的影響,我看到消息后正在收拾我的露營痕跡……”

  “好吧!都是我的錯,回頭補償你好了,隨你要燙幾個包或者燒光我頭發都可以!我們還是先說正事。”迪爾蘭多粗魯的打斷了法伊爾滔滔不絕的嘲諷,生硬的把話題轉到正確的方向。

  法伊爾也識趣閉上了嘴巴,成功的煽動迪爾蘭多的內疚讓他很高興。他其實就是故意拖延了來的速度,看看迪爾蘭多能有什么方法控制自己。胸口雖然燙紅了一塊,但是比起小時候,為了得到更多的火元素之力在火山口歷練的時光又算的了什么。

  法師薄薄的雙唇掛著不屑的弧度安靜的說:“我在聽……”

  迪爾蘭多把下午的所見所聞都說了一遍,然后在法伊爾的詢問下,特別詳細的描述了一番那個繭的樣子,甚至用肯達禁止自己使用的星光投影,把當時泵房的情景給法伊爾再現了一遍。

  法伊爾讓迪爾蘭多放大了那個膿包,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的看了一個仔細,然后斬釘截鐵的說:“這不是布蘭法師或者術士或者皇家執劍的手法,應該是矮人們密法!”

  “呃……那你覺得城堡里面的水源有沒有被完全的污染?會不會所有人都從體內一下子冒出那些蟲子然后死掉?”雖然自己也見過各種死法,但是千百條蟲子咬破內臟鉆出皮膚的死法也太痛苦太可怕了。

  法伊爾看了一眼趴在迪爾蘭多肩膀上,炯炯有神的盯著自己的幼龍說:“其實怨靈生物并不是那么的可怕,而且要感染一個正常的人類也沒有那么容易。之前的商隊是被直接咬破了身體才感染的,至于你說的那個修水管的……”

  “我覺得他一定是當時動手去碰那個繭,被繭里面的觸絲直接扎破了皮膚才被感染。詛咒胎的觸須雖然有毒,但是散布在水里并不會讓接觸或者喝下的人感染寄生蟲。”法師一邊推測一邊解釋。

  “詛咒胎?什么樣的毒?”迪爾蘭多又聽到一個新名詞,不由得對布蘭那邊源源不絕的新品種怪物嘆為觀止。

  法伊爾只好嘆口氣一一解釋:“詛咒胎是矮人為數不多的法術中最黑暗的一系的產物,是一種詛咒術,有點像怨靈法師的詛咒術。它利用可怕的死亡、暴唳的情感加上某些特殊的礦物、生物制劑誘導,建立一個具有活性的橋梁,把那些死去的怨靈重新渡回到這個世界上來。”

  “至于毒性么……可說不準,要看到底它們用了什么誘導劑,有的讓人產生幻覺,有的讓人昏睡,有的讓人虛弱或者嘔吐不止。”法伊爾最后強調了一點:“我還是因為和矮人們打交道了五年的時間才知道這么點,說真的,在來這以前我都沒見過這種形態的怨靈生物。”

  迪爾蘭多點點頭說:“也就是說城堡里面有隱藏在暗處的矮人!而且還很有可能是當年效忠于魔龍王的那一族!而且還是個會用詛咒魔法的矮人法師!”

  一個人的形象出現在迪爾蘭多的腦海中,那低于男性平均身高的敦實身材,濃密的只能看到眼睛的絡腮大胡子,還有比常人略低啞粗糙的聲音。

  “你見過最高的矮人有多高?”迪爾蘭多轉了轉眼珠,突然問了法伊爾一個奇怪的問題。;
不科學的養龍法最新章節http://www.huuox.tw/bukexuedeyanglongfa/,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詭異修仙世界獨家寵婚:景少,帥炸天魔界大陸之魔界爭霸快穿嬌寵令:男神,我超甜卡牌偵探超級商業帝國超能仙醫天命禁區獵人萬古最強宗
棋牌代理招募 新疆时时走势图 六肖王中特全年无错↙ 北京pk10在线计划 组选包胆教程后三 北京pk10免费软件下载 前二组选包胆多少期一个计划合适 郜林 2星缩水软件app 正规牛牛 群英会投注价格表